一滴油漆破潜艇

  • 文章
  • 时间:2018-09-24 14:08
  • 人已阅读

  一、秘而不宣的妙计

  

  英国军情特工组的组长哈里森这几天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上头命他必须在一周内破坏纳粹德国在荷兰制造“狼级”潜艇的计划。为此,他连夜召开了紧急会议。

  

  “狼级”潜艇是德国最新研制出来的新式潜艇,它比现役任何一艘潜艇都要先进,不仅航速高,而且在水下的攻击能力和隐蔽性更强。更让盟军头痛的是,该艇的艇长将由具有“冷血杀手”之称的德国中校斯勃德克担任。这人作战经验丰富,二战期间击沉过无数盟国的商船,然后毫发无损地全身而退。

  

  “头,咱们可以用飞机把它炸掉呀!”下属提议。哈里森头摇得像拨浪鼓,这法子用过了,潜艇远在芬兰,派出的轰炸机不到半路就被德军打下来了。

  

  “要不派人潜入船坞,直接把潜艇炸掉得了。”有人接着说。哈里森依然摇头,他也曾用过这办法,但基地戒备森严,上次派出的特工不仅没能得手,反倒引起了德国人的警戒,现在的防卫比以前更加严密,怕连苍蝇进去都得搜身,这法子不好使。

  

  一时间,会议室鸦雀无声。

  

  “就算把潜艇炸了,谁能担保敌人不会再建第二艘、第三艘这种潜艇?”坐在会议桌最边沿的一个年轻人说道。他叫迈克,是新调来的特工,才来没几天。

  

  是呀,仅仅炸掉潜艇并不算完事,还得阻止敌人发展狼级潜艇的计划。可怎样才能做到这一点呢?哈里森也犯难了。

  

  “哈里森上校,让我去吧,保证完成任务,不仅干掉潜艇,并且让德国佬死了这条心,主动放弃发展狼级潜艇!”迈克接着道。

  

  哈里森盯着对方,半晌,他半信半疑地问道:“好,说吧,你需要多少帮手,以及什么武器,我都会尽量满足你。”哪知迈克笑着摇摇头,说:“啥都不用,只需一滴油漆便能完成任务。”

  

  一滴油漆?!

  

  在场的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迈克肯定地回答道。“能说说你的法子吗?”哈里森问。哪知迈克只是笑而不答。事到如今,既然谁都无法胜任这项任务,不如就让迈克试一下,哈里森想了想,同意了。

  万博足彩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在线娱乐平台,万博登陆app有着非凡的创意与想法,就是为了给玩家带来极具特色和魅力的博彩体验,万博manbetⅹ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万博足彩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足彩期待您的到来!

  二、玄机就在一滴油漆里

  

  几天后,乔装成德国人的迈克出现在基地。原来他早就掌握了情况:德国建好潜艇后,正在当地招聘一些油漆匠给潜艇刷防锈漆,他就借此机会在荷兰地下组织的帮助下混了进去。

  

  尽管有证件,迈克和所有招来的油漆匠一样,进入到基地就受到了严密的盘查。他们被带到单间里,脱光了所有的衣服,士兵仔细检查了他们的身体,连头发也没放过,检查完后,迈克穿上基地早已准备好的无袋工作服,领到油漆后,仔细兑好,然后向船坞走去。

  

  一踏上船坞,就见一艘新式的潜艇正静静地停泊在那。迈克心里一阵狂喜:它跟盟军高空侦察机拍回来相片里的潜艇一模一样,这就是德国最新研制出来的“狼级”潜艇!

  

  “站住!”迈克抬脚正想进入黄色警戒线时,两名持枪的士兵拦住了他。然后提过一个水桶,将迈克手中的油漆细心倒入桶中,见无异样,随即将油漆桶抛到了一边,这才让迈克进入。

  

  在此之前,哈里森一直计划用身体夹带或在油漆中藏炸弹的方式,让特工混入基地,伺机炸毁潜艇。但迈克不同意这样做,他早料到这法子行不通。

  

  见迈克的油漆没异常,士兵摆摆手,让他进去了。

  

  迈克抢先钻进了潜艇内部,提着油漆正想往尾部走去,“喂,年青人,过来!”一个德国军官冲他喝道,接着指着另一个长着络腮胡子的油漆匠,“你,负责油漆尾舱。”

  

  迈克的心不由一沉,虽说他手中的油漆跟络腮胡子的油漆没啥两样,但他要没法进入尾舱的话,整个计划将会泡汤。

  

  “你的身体小,挤进去把那些管子都漆了,干不好,小心老子揍你!”军官恶狠狠骂道,然后走开了。原来德国军官见络腮胡子身子横,挤不进去漆里头的管子,便把迈克调来,万博足彩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在线娱乐平台,万博登陆app有着非凡的创意与想法,就是为了给玩家带来极具特色和魅力的博彩体验,万博manbetⅹ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万博足彩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足彩期待您的到来!把络腮胡调到了尾舱。

  

  该怎么办?迈克一边干活,一边用眼角瞄着络腮胡,脑子飞转不停。如果对方先完成活计,事情就糟了。没多久,络腮胡子便满头大汗,他顶着个圆滚滚的大肚子,蹲下,试图去刷里面密密麻麻的管道,然而他个头太大了,一会儿便汗流浃背,难受不堪。

  

  机会来了!

  

  迈克见状,马上悄悄走过去:“老兄,你个头太大了,没法刷里面的部件,还是我来帮你吧。”那家伙一听正是求之不得,便高兴地跟迈克对换了。

  

  迈克谨慎地观察了一下四周,情况一切正常,他低头小心辨认着,那不就是减压阀吗,他心情一阵激动,抽出刷子,准备动手脚。

  

  “嘿,你在干吗,还不快点干活,误了工期,小心你的脑袋!”一个声音喝道,把迈克吓了一跳。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一个德国士兵,他认定迈克想偷懒,正瞪眼监视着他。

  

  迈克满脸堆笑忙开了,不时挪动身子油刷起管道来。士兵见状,慢慢放松了警惕,趁这工夫迈克身子一转,挡住了对方视线,将一大滴又浓又稠的油漆,准确无误地滴进了减压阀的缝隙里。任务完成,迈克又若无其事干起剩下的活儿。

  

  三、潜艇与“杀手”沉入海底

  

  “事情办得咋样了?”迈克前脚刚踏进情报处,哈里森便迫不及待地问。“没问题,你就等着好戏上演吧。”迈克胸有成竹地答。

  

  几天后,荷兰,德国最新式的狼级潜艇在万众瞩目下,开始了其处女航。为了保证首航成功,担任舰长的正是“冷血杀手”中校斯勃德克,潜艇上还增加了许多经验丰富的技术人员,以便搜集各种资料和处理突发事件。

  

  潜艇已经稳稳当当驶离港口几海里了,不仅进行了海面高速行驶,还用鱼雷准确地击中了靶船,搜集到的各种数万博足彩是一个信誉好及富有强烈社会责任感的在线娱乐平台,万博登陆app有着非凡的创意与想法,就是为了给玩家带来极具特色和魅力的博彩体验,万博manbetⅹ是一家上市十年之久的老品牌娱乐网站,万博足彩以网络版现场及电子游戏荣登亚洲区规模最大,万博足彩期待您的到来!据都令人满意。“全体人员注意,潜艇立即下潜!”斯勃德克中校检查了控制台,潜艇一切正常,他操起话筒下令道。阀门关上,进水舱门打开了,数百吨的海水涌了进来,潜艇快速沉了下去。就在这时,潜艇的红色警报灯突然呜呜尖叫个不停。

  

  “发生了什么事?”斯勃德克叫道。“报告中校,海水同时从鱼雷发射管涌进来了。”下属脸色煞白跑来报告。见鬼,斯勃德克扫了一眼控制台,明明显示着鱼雷管阀门已经关闭,海水咋会从鱼雷发射管倒灌进来了?

  

  “快,关上鱼雷管阀门。”

  

  “中校,阀门关不上了,它卡死了,我们正迅速沉入海底!”下属绝望地说。

  

  天哪,斯勃德克瘫软在甲板上,海水已经涌进了潜艇内舱,就算是上帝也搭救不了他们了。

  

  尽管德国动用了一切力量去抢救,但潜艇已经驶离得太远,早沉到深海区,具有德国战神之称的斯勃德克中校带着他的下属,以及参加实验的技术人员近百人,都长眠在德国最新式的钢铁棺材里。由于潜艇打捞不了,德国一直无法查明潜艇失事的真相。

  

  这次出航,德国不仅损失了精锐战将斯勃德克中校,还葬送了船泊设计院几十名骨干技术员。原本就多疑的希特勒对狼级潜艇的可靠性产生了怀疑,终止了新式潜艇的研制和建造。

  

  “你到底用了啥法术,让这艘潜艇成了有史以来下沉最快的潜艇?”事后,哈里森问迈克。迈克笑了,其实也没啥,他就趁油刷管道时在减压阀里灌了一滴油漆罢了。油漆粘住阀门,减压阀关不上,海水直接灌到内舱,潜艇就只有下沉的份了。

  

  那,既然这么简单的任务,为啥迈克不肯说出来,还要飞到荷兰亲自去实行?随便找一个荷兰地下组织的队员不就得了?哈里森想不通。

  

  迈克摇摇头,这方法看似简单,但要操作起来却不容易。潜艇上光阀门就有数百枚,而且大同小异,单单安装减压阀的部位就有排气阀、疏导阀等十几个阀门,稍不留神,就会弄错了。

  

  就算找到了减压阀,灌油漆的位置也有学问。灌到缝隙太左边的地方,减压阀打不开,控制台就会报警,要是太右边,阀门已经完全关上,海水就会被堵住进不来,只有油漆足够浓稠,恰好甩到了接近中间部位,这时阀门能动,但关到一半时就卡住了,海水悄悄从鱼雷管涌进来,而阀门是通过气动杠传导信息,具有一定滞后性,导致控制台无法及时发现情况,这才能让潜艇沉到海底。

  

  原来如此!哈里森佩服得直点头。

  

  可是,迈克咋会对潜艇情况了如指掌呢?哈里森不明白。

  

  “调进情报组之前,我可是个潜艇兵呀!”迈克憨厚地笑了。

  

  “我要通报你的功劳,让上头嘉奖你!”哈里森兴奋地说。迈克摇摇头,这事,还是别声张为好,说不定德国人以后还要请油漆工。

  

  “要是德国人再请你干活,他们就亏大了,非把裤子都当掉。”哈里森说,“一滴油漆就干掉一艘潜艇,要是把一桶油漆都用光,德国所有潜艇还不都沉到海底去了?”

  

  这话一出,在场的人都笑了。

上一篇:我真实的网络生活

下一篇:没有了